農村電商:從“一縣一品”到“一村一品”就是個冷笑話

“一縣一品”最早是由商務部提出,借助電子商務的手段來打造縣域名優特產。按照市場需求,利用本地特色資源,打造本地高附加值的特色產品,推進產品快速市場化、規模化、品牌化。

后來,逐漸有一些地方政府提出了“一鎮一品”,再到后來,出現了“一村一品”,我真想問,你們忙得過來嗎?

今年六月份,跟一位地方政府的父母官聊到農業的問題,對方跟我講了他們縣有哪些特色,各種生鮮,各種干果,各種中草藥,說了一大堆,我就問他,我說你們最想打造的是哪個產品,對方沒有思索,一口氣給我說了五個產品,說這是都是他們要重點打造的。

如果我們看地方農特產品能夠成功走出來的案例,往往是舉全縣之力,甚至是全市之力來打造一類或一個產品,五常大米、樂陵小棗、煙臺蘋果、贛南臍橙、章丘大蔥,莫不都是如此,如果一個縣,什么都想打造,往往很難成功。

日本大分縣最早提出了“一村一品”,日本實施“一村一品”的現實性在于日本農業現代化程度高,集約化程度高,從事農業的青壯年人口多,操作起來相對容易。日本“一縣一品”里面講的“村”可以是鎮,也可以一個縣或者某個地域。而不是我們講的行政村。我國農村地廣人稀,真正跟土地打交道的非老即幼。在大部分農村,要實施“一村一品”的基礎不存在。

演繹到近兩年,有一些地方政府將原來不符合本地土壤、氣候的農產品也從外地引進過來,加入到本地的“一村一品”戰略,并聘請了大量專家給農民指導,殊不知“橘生淮南則為橘,橘生淮北則為枳”,不同根不同源,你使多大勁都沒用,這又是一個“然并卵”的問題。當然,我們并不排斥有些農產品的產地是后天形成的,關鍵的問題在于,要讓農民放棄了種植了幾十年的作物換種其他作物,這不現實,如果出現了大面積的損失,誰來承擔?而政府又往往急于求成,太過于看重當下的結果。大量失敗的案例比比皆是。而政府角色錯位,把自身作為“農產品總公司”運營的身影也不鮮見。

“一縣一品”的出發點是好的,但政府是否需要做市場的事情卻值得商榷,如果市場分析到位,戰略規劃適合當地發展,結合地方實際,為本縣企業家牽線搭橋,為企業家的生產運營提供穩定的可預期的政策環境,再借助一下媒體的宣傳,電商的通路,走出來的希望就要大得多。

如果把思維能夠再打開一點,實現與農產品行業的實力企業的對接,把產品的產業鏈拉長,做到初加工,深加工產品聚合,實現產業的升級,根據不同地域客戶的需求進行深度的產品開發。如此,地方名優特產方能走出本地,面向更大的市場。

任选9场中奖查询